......二人轉身離開那裡,向所多瑪去,但亞伯拉罕仍舊站在耶和華面前。亞伯拉罕進前來說:無論善惡,你都要剿滅嗎?假若那城裡有五十個義人,你還剿滅那地方嗎?不為城裡這五十個義人饒恕其中的人嗎?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這斷不是你所行的。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耶和華說:我若在所多瑪城裡見有五十個義人,我就為他們的緣故,饒恕那地方的眾人。亞伯拉罕說:我雖然是灰塵,還敢對主說話 -- 假若這五十個義人短了五個,你就因為短了五個毀滅全城嗎?他說:我在那裡若見有四十五個,也不毀滅那城。亞伯拉罕又對他說:假若在那裡見有四十個怎麼樣呢?他說:為這四十個的緣故,我也不作這事。亞伯拉罕說:求主不要動怒,容我說,假若在那裡見有三十個怎麼樣呢?他說:我在那裡若見有三十個,我也不作這事。亞伯拉罕說:我還趕對主說話,假若在那裡見有二十個怎麼樣呢?他說:為這二十個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亞伯拉罕說:求主不要動怒,我再說這一次,假若在那裡見有十個呢?他說:為這十個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耶和華與亞伯拉罕說完了話就走了,亞伯拉罕也回到自己的地方去了。

所多瑪只有一個義人,名羅得。用亞伯拉罕的話說,短了九個,必須毀滅。天使將羅得一家四口引領到了瑣珥,於是耶和華將硫磺與火降到所多瑪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平原,並城裡所有的居民,連地上生長的,都毀滅了。」

--------------------------------------------------------

耶穌釘上十字架後,不出幾個小時就死了。

根據「馬可福音」所引詩篇,死前他痛苦搶呼:我的父,為什麼拋棄我?這種被拋棄之感一定是恐怖、慘痛的,


據說後來在希伯來書裡也有證據,耶穌是深感痛苦而無助的。當然,馬可所記葛西馬尼園那章節已經昭彰顯示,耶穌是一個「憂鬱的人」;馬可說他戰慄抖索不已,「馬太福音」直說他從此變得不快樂,惶惶然。他要求他的門徒不要睡,要求他們陪他清醒守夜。這以前耶穌是喜歡單獨的,為了和他的父相處;現在他不一樣了。

終於,在不得上帝祐護的情況下,耶穌忍受無窮的凌辱與巨大的痛苦 -- 無窮與巨大,因為他知道他是上帝之子,而上帝好像完全不管他了 -- 終於狂號:我的父,為什麼拋棄我?

這個「為什麼」,嚴格說來,應該就是基督教所有神學的探究的出發點,一切詢問、懷疑、妥協、或者反抗的火種。


--------------------------------------------------------

宗教的首要是教人謙遜。
一個人若是為有了宗教信仰而驕傲、自滿、甚至因此鄙薄無信仰的人,或動輒排斥與他信仰稍稍不同的人,便表示他自己還並沒有找到信仰,所以,他自己也在他自己鄙薄和排斥之列。一個人若因為自覺接受了上帝,心裡喜悅,但又猶疑,感到有點難為情(這其中自以知識份子為最顯著),便時時於言談筆下帶著defensive的防衛意味,以及offensive的攻擊意圖,就也表示他去宗教所願教他的謙遜甚遠,他再怎麼說都是一個沒有信仰的人。

--------------------------------------------------------

「主義」是什麼?
主義怎麼可能「自然」呢?凡主義皆不自然。
惟無政府主義為自然。按無政府主義在近代文獻裡亦稱「安那其主義」(anarchism),奉行這個主義的,我們簡稱為「安那其」。

--------------------------------------------------------

非政治或者反政治,也是一種政治。......

人民既為一一獨立的具有自由意志的個人之結合,似乎最適宜實行民主制度。然而不然,民主制度要的是一群具有自由意志的人民整體,不是「一一獨立的具有自由意志的個人」之結合。無政府主義者強調獨立的個人。

職是,民主政治最洋洋得意的議會制度,便不可取,你投票選出一個包心菜或黃芽白,讓他代表你到「民主殿堂」和別人一起投票選舉一個豬頭三當你的大統領,又讓他們在那裡舉手通過若干法律條文來管理你,等於你或者說你們(一一獨立的具有自由意志的個人)放棄了這一生不可或無的自由,將你作為人最寶貴的屬性,與生俱來的權,輕易轉讓給包心菜和黃芽白之類的人物,隨即旁觀(或更不理睬)他如何將你那屬性和與生俱來的權進一步轉讓給那豬頭三,而你不是當場束手無策,就是從此麻木不仁。

孰可忍?殊不可忍。

--------------------------------------------------------

任何權力機構都是邪惡的。......
「所有權威都一樣壞。」王爾德(Oscar Wilde)說。

--------------------------------------------------------

主義是什麼呢?
對我而言,文學史裡最令人動容的主義,是浪漫主義。疑神,無神,犯神,有神。最後還是回到疑神。其實對我而言,有神和無神最難,泛神非不可能,但守住疑神的立場便是自由,不羈,公正,溫柔,善良。

--------------------------------------------------------

⊙ 小記:
《疑神》付梓後,台灣總統大選,楊牧返台投票。近年訪談則笑稱:目前的他,非常「古典」。

weard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