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次別: 最高法院 99 年度第 7 次刑事庭會議
會議日期: 民國 99 年 09 月 07 日
資料來源: 司法院
司法周刊 第 1508 期 3-4 版
司法周刊 第 1509 期 4 版
司法周刊 第 1515 期 4 版
司法院公報 第 52 卷 11 期 226-232 頁
相關法條: 民法 第 13 條 ( 99.05.26 )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 第 1 條 ( 55.12.16 )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第 1 條 ( 55.12.16 )
兒童權利公約 第 1 條 ( 78.11.20 )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 第 2 條 ( 98.04.22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21、224 條 ( 88.02.03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21、222、223、224、224-1、225、226、226-1、227、227-1、228、229、229-1 條 ( 88.04.21 )
中華民國刑法 第 222 條 ( 94.02.02 )
兒童福利法 第 43 條 ( 91.06.26 )
兒童及少年福利法 第 70 條 ( 92.05.28 )

決議: 採丙說。

倘乙係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者,甲與乙合意而為性交,甲應論以刑法第二
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如甲對七歲以上未
滿十四歲之乙非合意而為性交,或乙係未滿七歲者,甲均應論以刑法第二
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


理由:一、刑法第十六章妨害性自主罪章於民國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
正公布,其立法目的,係考量該章所定性交、猥褻行為侵害之
法益,乃是個人性自主決定權及身體控制權;倘將之列於妨害
風化罪章,不但使被害人身心飽受傷害,且難以超脫傳統名節
之桎梏,復使人誤解性犯罪行為之本質及所侵害之法益,故將
之與妨害風化罪章分列,自成一章而為規範。揆諸其中第二百
二十七條立法理由一之說明:「現行法(指該次修正前之刑法
,下同)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準強姦罪』,改列本條第一
項;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二項『準強制猥褻罪』改列本條第二項
」,以及該次修正之立法過程中,於審查會通過修正第二百二
十一條之理由說明:「六現行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準強姦
罪係針對未滿十四歲女子『合意』為性交之處罰,與『強姦行
為』本質不同,故將此部分與猥褻幼兒罪一併改列在第三百零
八條之八(即修正後之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及第二項)」等
情,足見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
為性交罪,係以「行為人與未滿十四歲之男女『合意』為性交
」為構成要件,倘與未滿十四歲之男女非合意而為性交者,自
不得論以該項之罪。
二、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
,既須行為人與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有性交之「合意」,則必須
該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有意思能力,且經其同意與行為人為性交
者,始足當之。至意思能力之有無,本應就個案審查以判定其
行為是否有效,始符實際。未滿七歲之幼童,雖不得謂為全無
意思能力,然確有意思能力與否,實際上頗不易證明,故民法
第十三條第一項規定「未滿七歲之未成年人,無行為能力」,
以防無益之爭論;此觀諸該條之立法理由自明。未滿七歲之男
女,依民法第十三條第一項之規定,既無行為能力,即將之概
作無意思能力處理,則應認未滿七歲之男女並無與行為人為性
交合意之意思能力。至於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應係民
法第十三條第二項所定之限制行為能力人,並非無行為能力之
人;自應認其有表達合意為性交與否之意思能力。本院六十三
年台上字第三八二七號判例意旨雖謂:「(修正前)刑法第二
百二十七條之規定,係因年稚之男女對於性行為欠缺同意能力
,故特設處罰明文以資保護」;然若認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概無
為性交合意之意思能力,勢將使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形
同具文,故不宜援引該判例意旨以否定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
男女具有為性交與否之意思能力。故而,倘行為人對於未滿七
歲之男女為性交,因該未滿七歲之男女並無意思能力,自無從
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
交罪;至若行為人係與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男女合意而為性
交,則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
男女為性交罪。
三、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所稱之「其他違反其(被害人)意願之方
法」,參諸本院九十七年度第五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之意旨,
應係指該條所列舉之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以外,其他一
切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妨害被害人之意思自由者而言。於
被害人未滿十四歲之情形,參照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西
元一九九○年九月二日生效)第十九條第一項所定:「簽約國
應採取一切立法、行政、社會與教育措施,防止兒童(該公約
所稱『兒童』係指未滿十八歲之人)…遭受身心脅迫、傷害或
虐待、遺棄或疏忽之對待以及包括性強暴之不當待遇或剝削」
之意旨,以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四條第一項
:「每一兒童應有權享受家庭、社會和國家為其未成年地位給
予的必要保護措施…」、「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
條第三項:「應為一切兒童和少年採取特殊的保護和協助措施
…」等規定(按: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
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第二條明定:「兩公約所揭示保障人權之規
定,具有國內法律效力」),自應由保護該未滿十四歲之被害
人角度解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之意涵,不必拘泥於行
為人必須有實行具體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行為。否則,於
被害人未滿七歲之情形,該未滿七歲之被害人(例如:未滿一
歲之嬰兒)既不可能有與行為人為性交之合意,行為人往往亦
不必實行任何具體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行為」,即得對
該被害人為性交。類此,是否無從成立妨害性自主之罪?縱或
如甲說之意見,亦祇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
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但如此一來,倘被害人係七歲以上
未滿十四歲之男女,尚得因其已表達「不同意」與行為人為性
交之意,行為人不得不實行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行為,而須負刑
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責;而
被害人未滿七歲者,因其無從表達「不同意」之意思,竟令行
為人僅須負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
女為性交罪責,法律之適用顯然失衡。
四、綜上,倘乙係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者,而甲與乙係合意而為性
交,固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
男女為性交罪;惟若甲與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乙非合意而為
性交,或乙係未滿七歲者,則基於對未滿十四歲男女之保護,
應認甲對於乙為性交,所為已妨害乙「性自主決定」之意思自
由,均屬「以違反乙意願之方法」而為,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
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

討論事項:
院長提議
法律問題:甲對於未滿十四歲之乙為性交,但並未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之方
法為之,應如何論罪?

討論意見:甲說:倘甲有實行具體違反乙意願之方法行為而對乙為性交,應論以刑法
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否則,僅論
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
理由:一、刑法第十六章妨害性自主罪章於民國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
正公布,其中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所稱之「其他違反其(被害
人)意願之方法」,參諸本院九十七年度第五次刑事庭會議決
議一之意旨,應係指該條所列舉之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
以外,其他一切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妨害被害人之意思自
由者而言。此一方法之體現,必須行為人採用有形、無形或物
理、心理之不法手段,壓制被害人之性自主決定意思;且是否
違反被害人之意願,應從客觀之事實,如被害人曾否抵抗、是
否試圖逃離、求救、是否曾以言詞或動作表示不同意等項而為
判斷。是以,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以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
為性交者,固成立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
反意願性交罪;惟行為人所實行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必
以見諸客觀事實者為限,若僅利用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懵懂不解
人事,可以聽任擺佈之機會予以性交,實際上並未有任何違反
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行為者,自與該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之構成
要件不合。
二、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規定,係因年稚之男女對於性行為欠缺
同意能力,故特設處罰明文以資保護(本院六十三年台上字第
三八二七號判例意旨參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已就
行為人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者,設有與刑法第二百二
十一條第一項違反意願性交罪相同刑度之處罰規定(法定刑均
為「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即係為未滿十四歲之被
害人所設之特別保護規定。倘實際上,行為人並未有任何違反
被害人意願之行為,祇須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
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即足。
三、綜上,必須有實行具體違反乙意願之方法行為而對乙為性交,
始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
罪;否則,僅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
歲之男女為性交罪。
乙說:倘甲與乙係合意而為性交者,甲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
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若非合意而為性交者,甲應論
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
理由:一、刑法第十六章妨害性自主罪章於民國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
正公布,其立法目的,係考量該章所定性交、猥褻行為侵害之
法益,乃是個人性自主決定權及身體控制權;倘將之列於妨害
風化罪章,不但使被害人身心飽受傷害,且難以超脫傳統名節
之桎梏,復使人誤解性犯罪行為之本質及所侵害之法益,故將
之與妨害風化罪章分列,自成一章而為規範。揆諸其中第二百
二十七條立法理由一之說明:「現行法(指該次修正前之刑法
,下同)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準強姦罪』,改列本條第一
項;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二項『準強制猥褻罪』改列本條第二項
」,以及該次修正之立法過程中,於審查會通過修正第二百二
十一條之理由說明:「六現行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準強姦
罪係針對未滿十四歲女子『合意』為性交之處罰,與『強姦行
為』本質不同,故將此部分與猥褻幼兒罪一併改列在第三百零
八條之八(即修正後之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及第二項)」等
情,足見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
為性交罪,係以「行為人與未滿十四歲之男女『合意』為性交
」為構成要件,倘與未滿十四歲之男女非合意而為性交者,自
不得論以該項之罪。
二、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所稱之「其他違反其(被害人)意願之方
法」,參諸本院九十七年度第五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之意旨,
應係指該條所列舉之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以外,其他一
切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妨害被害人之意思自由者而言。於
被害人未滿十四歲之情形,參照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西
元一九九○年九月二日生效)第十九條第一項所定:「簽約國
應採取一切立法、行政、社會與教育措施,防止兒童(該公約
所稱『兒童』係指未滿十八歲之人)…遭受身心脅迫、傷害或
虐待、遺棄或疏忽之對待以及包括性強暴之不當待遇或剝削」
之意旨,以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四條第一項
:「每一兒童應有權享受家庭、社會和國家為其未成年地位給
予的必要保護措施…」、「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
條第三項:「應為一切兒童和少年採取特殊的保護和協助措施
…」等規定(按: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
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第二條明定:「兩公約所揭示保障人權之規
定,具有國內法律效力」),自應由保護該未滿十四歲之被害
人角度解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之意涵,不必拘泥於行
為人必須有實行具體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行為。否則,於
被害人係未滿一歲之嬰兒之情形,該嬰兒既不可能有與行為人
為性交之合意,行為人亦不必實行任何具體之「違反嬰兒意願
之行為」,即得對該嬰兒為性交。類此,是否無從成立妨害性
自主之罪?縱或如甲說之意見,亦祇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
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如此一來,則無論
是否與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有性交之合意,均論以相同之罪,顯
失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所
彰顯保護欠缺意識男女之性自主權之立法意旨(該款於九十四
年二月二日修正之立法理由參照)。
三、綜上,倘甲與乙係合意而為性交者,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
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若非合意而為性
交者,則基於對未滿十四歲男女之保護,應認甲對於乙為性交
,所為已妨害乙「性自主決定」之意思自由,屬「以違反乙意
願之方法」而為性交,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
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
丙說:倘乙係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者,甲與乙合意而為性交,甲應論以刑
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如甲
對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乙非合意而為性交,或乙係未滿七歲者,
甲均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
罪。
理由:一、刑法第十六章妨害性自主罪章於民國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
正公布,其立法目的,係考量該章所定性交、猥褻行為侵害之
法益,乃是個人性自主決定權及身體控制權;倘將之列於妨害
風化罪章,不但使被害人身心飽受傷害,且難以超脫傳統名節
之桎梏,復使人誤解性犯罪行為之本質及所侵害之法益,故將
之與妨害風化罪章分列,自成一章而為規範。揆諸其中第二百
二十七條立法理由一之說明:「現行法(指該次修正前之刑法
,下同)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準強姦罪』,改列本條第一
項;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二項『準強制猥褻罪』改列本條第二項
」,以及該次修正之立法過程中,於審查會通過修正第二百二
十一條之理由說明:「六現行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準強姦
罪係針對未滿十四歲女子『合意』為性交之處罰,與『強姦行
為』本質不同,故將此部分與猥褻幼兒罪一併改列在第三百零
八條之八(即修正後之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及第二項)」等
情,足見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
為性交罪,係以「行為人與未滿十四歲之男女『合意』為性交
」為構成要件,倘與未滿十四歲之男女非合意而為性交者,自
不得論以該項之罪。
二、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
,既須行為人與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有性交之「合意」,則必須
該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有意思能力,且經其同意與行為人為性交
者,始足當之。至意思能力之有無,本應就個案審查以判定其
行為是否有效,始符實際。未滿七歲之幼童,雖不得謂為全無
意思能力,然確有意思能力與否,實際上頗不易證明,故民法
第十三條第一項規定「未滿七歲之未成年人,無行為能力」,
以防無益之爭論;此觀諸該條之立法理由自明。未滿七歲之男
女,依民法第十三條第一項之規定,既無行為能力,即將之概
作無意思能力處理,則應認未滿七歲之男女並無與行為人為性
交合意之意思能力。至於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應係民
法第十三條第二項所定之限制行為能力人,並非無行為能力之
人;自應認其有表達合意為性交與否之意思能力。本院六十三
年台上字第三八二七號判例意旨雖謂:「(修正前)刑法第二
百二十七條之規定,係因年稚之男女對於性行為欠缺同意能力
,故特設處罰明文以資保護」;然若認未滿十四歲之男女概無
為性交合意之意思能力,勢將使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形
同具文,故不宜援引該判例意旨以否定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
男女具有為性交與否之意思能力。故而,倘行為人對於未滿七
歲之男女為性交,因該未滿七歲之男女並無意思能力,自無從
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
交罪;至若行為人係與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男女合意而為性
交,則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
男女為性交罪。
三、刑法第二百二十一條所稱之「其他違反其(被害人)意願之方
法」,參諸本院九十七年度第五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之意旨,
應係指該條所列舉之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以外,其他一
切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妨害被害人之意思自由者而言。於
被害人未滿十四歲之情形,參照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西
元一九九○年九月二日生效)第十九條第一項所定:「簽約國
應採取一切立法、行政、社會與教育措施,防止兒童(該公約
所稱『兒童』係指未滿十八歲之人)…遭受身心脅迫、傷害或
虐待、遺棄或疏忽之對待以及包括性強暴之不當待遇或剝削」
之意旨,以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四條第一項
:「每一兒童應有權享受家庭、社會和國家為其未成年地位給
予的必要保護措施…」、「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
條第三項:「應為一切兒童和少年採取特殊的保護和協助措施
…」等規定(按: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
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第二條明定:「兩公約所揭示保障人權之規
定,具有國內法律效力」),自應由保護該未滿十四歲之被害
人角度解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之意涵,不必拘泥於行
為人必須有實行具體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行為。否則,於
被害人未滿七歲之情形,該未滿七歲之被害人(例如:未滿一
歲之嬰兒)既不可能有與行為人為性交之合意,行為人往往亦
不必實行任何具體之「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行為」,即得對
該被害人為性交。類此,是否無從成立妨害性自主之罪?縱或
如甲說之意見,亦祇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
滿十四歲之男女為性交罪。但如此一來,倘被害人係七歲以上
未滿十四歲之男女,尚得因其已表達「不同意」與行為人為性
交之意,行為人不得不實行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行為,而須負刑
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責;而
被害人未滿七歲者,因其無從表達「不同意」之意思,竟令行
為人僅須負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男
女為性交罪責,法律之適用顯然失衡。
四、綜上,倘乙係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者,而甲與乙係合意而為性
交,固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於未滿十四歲之
男女為性交罪;惟若甲與七歲以上未滿十四歲之乙非合意而為
性交,或乙係未滿七歲者,則基於對未滿十四歲男女之保護,
應認甲對於乙為性交,所為已妨害乙「性自主決定」之意思自
由,均屬「以違反乙意願之方法」而為,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二
十二條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違反意願性交罪。
丁說:一、刑法(下同)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對未滿十四歲之男女為
性交罪,係指得被害人同意而對其為性交行為。其立法意旨係
此幼年男女因身體、心智發育尚未成熟,無表示同意與他人性
交之能力,縱得其同意,亦不得對之為性交行為,以保護幼年
男女身智之正常發育,避免遭受摧殘。而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
項之乘機性交罪,則係指對男女利用其精神、身體障礙、心智
缺陷或其他相類之情形,不能或不知抗拒,而對之為性交行為
,亦即凡利用男女因身、心因素,不能或不知抗拒之情況下,
對之為性交,均成立此罪,被害人並無年齡限制,亦不以有身
障或智障者為限,此由四十八年台上字第九一○號判例意旨(
對熟睡而不知反抗婦女為性交者,成立本罪),即可證明。故
利用年幼無知,不知抗拒之情形,對之為性交犯行,自應負此
罪責,不得以被害人未表示反對,即認已得其同意,而謂僅應
成立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罪。
二、精神、身體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之人,如能為反對性交之表示
,且已有反對表示,而仍對之為性交者,係犯第二百二十二條
第一項第三款之加重強制性交罪;如因上述身障、智障而不能
或不知抗拒,而利用此情形,對之性交者,則係犯上述乘機性
交罪,二者情況不同。
三、甲說、乙說或認被害人未具體表示無意願性交,即是同意性交
,或認非合意性交,即是違反被害人之意願而為性交,均忽略
被害人不能或不知抗拒,而未表示同意,亦未表示無意願之情
況,似有未妥。丙說將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之被害人中
,未滿七歲者移出,認對之為性交者,應成立第二百二十二條
第一項第二款之加重強制性交罪,似有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
項之明文規定,且似有違罪刑法定主義。
四、論以乘機性交罪,符合被害人「年幼無知,不知抗拒」之事實
,且在九十二年五月三十日之後之犯罪應依兒童及少年福利法
第七十條第一項加重其刑(在此之前對未滿十二歲之兒童犯之
,則應依兒童福利法第四十三條第一項加重其刑),最高刑度
為十五年,與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之最高度刑相同,符合社
會輿論要求。因此建議將二百二十五條第一項之「其他相類情
形」,解釋包括年幼無知而不知抗拒之情形,不以有身障、智
障者為限。丙說見解似宜以立法方法解決。
以上四說,究以何者可採?敬請討論。
決 議:採丙說。
散會
主 席:楊仁壽

參考資料:
(一)民國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之立法理由:
一、現行法第二百二十一條第二項「準強姦罪」,改列本條第一項;第二百二十四條
第二項「準強制猥褻罪」改列本條第二項。
二、妨害性自主罪之保護客體及於男性,故將現行法中「女子」改為「男女」。
(二)民國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之立法理由:
一、本條除第一款於原條文中有規定外,其餘各款均係增訂。
二、本條所列之各種狀況,均係較普通強姦罪之惡性更重大,有加重處罰之必要,爰
仿加重竊盜罪、加重強盜罪,加重搶奪罪之例增訂之。
(三)民國九十四年二月二日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之立法理由:
一、(略)
二、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正前之準強姦罪係姦淫未滿十四歲女子,修正後現行條
文第一項第二款之要件為「十四歲以下」,本罪既在保護欠缺意識男女之性自主
權,則關於意識能力之有無,宜與刑法體系相契合,故修正「十四歲以下」為「
未滿十四歲」。
三、(略)
(四)最高法院九十七年度第五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一、採乙說修正為:民國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正前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第一項,
原規定「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至使不能抗拒而為猥褻
之行為者,處……。」所謂「他法」,依當時規定固指類似於強暴、脅迫、藥劑
、催眠術或與之相當之方法。惟該條文於八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修正時,已修正
為「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猥褻
之行為者,處……(修正後僅有一項)。」依立法理由說明,係以原條文之「至
使不能抗拒」,要件過於嚴格,容易造成受侵害者,因為需要「拼命抵抗」而致
生命或身體方面受更大之傷害,故修正為「違反其意願之方法」(即不以「至使
不能抗拒」為要件)。則修正後所稱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應係指該條所
列舉之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以外,其他一切違反被害人意願之方法,妨害
被害人之意思自由者而言,不以類似於所列舉之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等相
當之其他強制方法,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性自主決定權為必要,始符立法本旨。
(五)最高法院六十三年台上字第三八二七號判例:
要旨: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項姦淫十四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女子罪,係因年稚
之女子對於性行為欠缺同意能力,故特設處罰明文以資保護,其父之同意不
能阻卻犯罪,亦無刑法第十六條但書後段所定免刑之適用。
(六)民國十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民法第十三條之立法理由:
查民律草案第十二條理由謂無意思能力者,亦無行為能力,固屬當然之事。未滿七
歲之幼者,雖不得謂為全無意思能力,然確有意思能力與否,實際上頗不易證明,
故本條規定七歲未滿之幼者為無能力人,以防無益之爭論。
謹按第二項所以有限制行為能力之規定者,蓋因滿七歲以上之未成年人,雖不能謂
為全無意思能力,然其智識究不若成年人之充足,若不加以限制,殊不足以保護其
利益也。
(下略)
(七)兒童權利公約第十九條:
一、簽約國應採取一切立法、行政、社會與教育措施,防止兒童在其父母、法定監護
人或其他照顧兒童之人照顧時遭受身心脅迫、傷害或虐待、遺棄或疏忽之對待以
及包括性強暴之不當待遇或剝削。
二、該等保護措施,依其情節應包括兒童與照顧兒童之人所需要的各種社會計畫,其
他形態的有效防患措施,與上述對待兒童與不當的事件之發現、報告、參酌、調
查、處理與追蹤措施。依其情節應包括有關司法訴訟的有效協助。
(八)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四條:
一、所有兒童有權享受家庭、社會及國家為其未成年身分給予之必需保護措施,不因
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民族本源或社會階級、財產、或出生而受歧視

二、(略)
三、(略)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條:
本公約締約國確認:
一、(略)
二、(略)
三、所有兒童及少年應有特種措施予以保護與協助,不得因出生或其他關係而受任何
歧視。兒童及青年應有保障、免受經濟及社會剝削。凡僱用兒童及少年從事對其
道德或健康有害、或有生命危險、或可能妨礙正常發育之工作者均應依法懲罰。
國家亦應訂定年齡限制,凡出資僱用未及齡之童工,均應禁止並應依法懲罰。

weard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