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商業週刊>

製作人:王文靜
撰文者:王茜穎

二○○七年五月四日,民法第一○五九條法律修正案,子女不再強制從父姓,在立法院三讀通過。五月底,由總統公布實施。這是台灣兩性平權的一大步。近十多年來,德國、法國、日本、甚至連中國等,都相繼宣示「子從父姓為性別歧視」,子女姓氏可從父或母姓,然而,在台灣,這個修正案從一讀到通過,卻在立法院躺了十二年。



跨出這一步的,是衛生環境及社會福利委員會立委黃淑英,是本次二○○八年商周〈好立委榜〉的衛環及社福委員會榜首,也是僅一屆資歷的立法院菜鳥。

立法院裡躺著許多多年陳窠的棘手議題,婦運界的大老尤美女律師觀察,這些議題,大多數立委都不願意碰,因為他們覺得不會過,做了,只是滿頭包,也不會有政績。是以,一般立委都喜歡挑輕鬆、沒爭議的法案來做,排定議程時,也會先問「有沒有爭議?」如此一來,很快就有一排政績輕鬆入袋。「但黃淑英不是那麼輕易退縮的人。」尤美女說。

修法通過後,報紙上雖引起一些討論,但鮮少人給提案的黃淑英應得的掌聲。她倒是聳聳肩不太在意,重要的是有進度和成果出來。長年在體制外推動性別主流化、婦女健康議題,她有一股熱情與執著,即使是鎂光燈照不到的地方,一樣默默耕耘。

從街頭走進國會,第一年常痛哭

曾有民眾向她檢舉健保局給付某款藥價高於坊間,有這種曝光機會,換做一般委員早就辦記者會爆料,黃淑英卻堅持花兩星期,實際對該藥品和相同成分藥品進行市價調查、請教專家、收齊證據。這讓檢舉民眾焦急的打來罵:「妳到底何時要開記者會?」黃淑英回應:「我總不能聽你的片面之詞就開吧!」

她的執著,讓她的立委當得辛苦。她說,以前站在體制外,人可以大聲喊出理想,但從街頭走進國會,最痛苦的,莫過於學習妥協。她直視著記者:「你知道嗎?不協商,沒有人要跟你談,就破局了,你……什麼也無法改變。」當立委的第一年,是黃淑英這輩子,哭的最多的一年。

weard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