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憧憬旅行
遙遠的徒步以及
美人魚的歌聲

然而,
宴席沈沒
列車離站
雲撇下陰影
而山,山還在天邊

舉目見日
不見長安
他們說
西線無戰事


降半旗是默哀
而它們曾經被捲起
當賓客迢迢赴宴

葡萄還在憤怒
鮭魚猶豫在溪口
我問你如何是好
你說
告別式會出席

weard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