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麗玲 \2009/07/28 \聯合新聞網)

健保改革是美國總統歐巴馬競選政見的核心,也是他為美國帶來「改變」的重要指標。儘管民主黨在國會佔居優勢,卻無力兌現歐巴馬的諾言,推動健保改革法案在8月份國會休會前過關。上週歐巴馬發表電視談話,誓言一定要在今年內完成健保改革立法,雖是對國會施壓,也無異於是以自己的政治聲望做為賭注。如果年底前仍未能如他所言完成立法,不僅將是重大的政治挫敗,也將宣告歐巴馬神話的破滅。


美國每年的健保支出高達2.2兆美元,亦即每人每年支出7,471美元。這是全世界最昂貴的健保支出,相當於美國整體經濟產值的16%,遠高於加拿大的10%或英國的8.4%,而且預估到2025年時這項比率更將達到25%。雖然支出龐大,但因保費昂貴,如今美國仍有4600萬人沒有醫療保險。而在失業率上升之下,每天又有1萬4千人失去了醫療保險。健保費用高昂,甚至也成為美國民眾破產和房屋遭到拍賣的主要原因之一。


歐巴馬堅決主張健保改革,來自於自身經驗的啟示。歐巴馬曾多次提到,他的母親在1995年病重之際,還在擔心無力支付醫藥費,讓他感受深刻,也更能體會低收入民眾無力購買醫療保險及支付醫藥費的辛酸。因此,歐巴馬認為由政府經營的健保制度將能照顧欠缺醫療保險的民眾,同時也可以藉由競爭促使民營保險業者降低費率,以減輕民眾及企業的負擔。


美國企業的員工醫療保險支出早已成為競爭力的一大阻礙,就以走上破產一途的通用汽車公司為例,長久以來對員工提供醫療保險所累積的龐大成本,也是導致其巨額虧損的元兇之一。據美國華府智庫經濟政策研究中心的估算,如果美國的健保成本能降至像加拿大一般的低水準,過去十年間通用汽車公司就可以省下200億美元。


儘管數據如此,加拿大健保制度長期為人所詬病的等候期過長、醫療品質下降、官僚體系顢頇等缺失,卻成為美國共和黨用以鼓動民眾拒絕健保改革的理由。最近美國電視上頻頻出現一支廣告,一位加拿大婦女在影片中控訴,她曾經罹患腦瘤,但是加拿大醫院的等候期太長,她無法得到及時的治療,若不是轉至美國的私人醫院動手術,她恐怕早已不治身亡。這支廣告令許多原本支持公營健保制度的美國民眾信心動搖。


美國共和黨所動用的另一個秘密武器,則是一位來自加拿大的醫生Dr. David Gratzer。他是抨擊加拿大健保制度最猛烈的人士之一,指摘公營醫療保險的弊病不遺餘力。15年前柯林頓總統任內推動健保改革慘遭滑鐵盧,Dr. Gratzer就曾扮演重要角色;相隔15年再由歐巴馬推動健保改革,Dr. Gratzer又在共和黨的安排下至美國國會作證,指稱歐巴馬所規劃的公營醫療保險最終必然會走上和加拿大一樣的命運。


其實,歐巴馬所設計的健保制度和加拿大並不相同。加拿大是完全由政府提供醫療保險的單軌制,但歐巴馬並無意廢除民營的醫療保險,而是希望藉由公營健保與民營健保的競爭能引導健保成本下降。不過,相關利益團體對此強烈抗拒,包括保險業者、製藥業者、醫護人員組織等等,都擔心政府會主導未來的價格及薪資制定而影響他們的利益。保險業者更憂慮的是在公營健保開辦之後,以其較低的費率難免會吸引許多民營保險公司的客戶轉向,而衝擊業者的生存空間,最後將走上全面公營之路。


現在民主黨在美國國會兩院都掌握了優勢,本應是通過法案的最佳時機,但卻無法取得足夠票數以讓法案在休會前順利通過,主要原因是民主黨內部對於成本是否會失控深感不安。歐巴馬的改革方案成本驚人,預估在未來10年至少需要1兆美元經費,不僅要擴大健保的保障對象及範圍,改善醫療品質;還計畫推動醫療科技的研發創新,並加強宣導預防醫學,提供健康檢查和營養保健;另外也打算大量投資於發展電子病歷,以減少診斷失誤的發生,確保病患的隱私等等。


民主黨人士對於如何籌措這筆可觀的經費意見分歧,更擔心會使政府赤字加重惡化,而引爆另一場經濟災難。美國國會預算處估計,若是根據歐巴馬的計畫來推行健保,未來10年美國的政府赤字將會增加2390億美元。這項驚人的數字令許多偏保守立場的民主黨籍國會議員裹足不前,堅持在未協調出可行的經費來源前,不應讓健保改革法案匆促過關。


1993年柯林頓總統任內的健改法案胎死腹中,失敗的原因之一是柯林頓拒絕與國會妥協。在隨後於1994年舉行的期中選舉,民主黨就因健改跳票而遭到選民懲罰,由共和黨奪回睽違40年之久的眾議院控制權。如今歐巴馬的聲望已經開始下滑,卻又信誓旦旦要在今年內完成健保改革立法,他是否會拒絕妥協而功敗垂成?或是以妥協換取法案通過?而妥協下的產物又能否為美國選民所接受?將是對其政治手腕的嚴厲考驗。


【2009-07-28 聯合新聞網】

weard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