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女孩常常站在兩棟大樓間的空橋,面對著窗外,背對著他們這些往來的人,看著下面螞蟻般的熙來攘往。

她的背影總是讓他好奇,她是誰?她是哪個部門的?她在想什麼?

就像他的貓,牠常坐在桌上,看著窗外,靜靜的,一坐就好久。貓的背影像個哲學家,即使牠因運動太少,背影如此肥胖,但,仍然像一個苦思的寂寞聖者。

他在一位女同事的電腦桌面上曾看到一張圖片,也是貓的背影,一隻黑貓背對著世界,面對著海,那是同事自己拍的照片,地點在希臘。同事說,他每天早上開機,桌面跳出這張照片,他的心就能靜下來。

他每次在空橋看到那個女孩的背影,也是這種感覺。她十分樸素,剪著短短的學生髮型,穿著七分褲,全身都是灰灰的顏色,她應該不很漂亮,但,他覺得她全身透著知性的光,像他的貓一樣。

他從小就喜歡貓,有一次美術課,他畫的就是貓的背影,但,老師給了他一個大C,因為沒有臉,沒有表情,不生動,而且,貓的身上沒有顏色。他抗辯說,我畫的是白貓啊。但是,老師一口咬定他太懶,如果他還要廢話,老師警告他要把C改成D。最後,老師說,你的畫都是垃圾,丟到垃圾桶都沒人撿。

那天下課後,他一個人跑到教室頂樓,看著天,聽著操場打球的人聲,想著家裡那隻總是看著窗外的大白貓,牠是不是每天都想衝出去?可是又不敢?

他乖乖的畢了業,乖乖的作了上班族。他的貓死了,他又養了一隻貓,依舊是一隻常看著窗外發呆的貓。

她是這樣像他的貓,她是誰?她從何處來?她想往何處去?日復一日,她想通了嗎?

那一天,他走過空橋,她也在那兒,旁邊有另一個人,他聽到那人問她:「好點了嗎?」她側過臉回答:「近視就是這樣啦,醫生說,每隔一兩小時遠看十分鐘,對眼睛多少有用啦。」

他看到她的臉,不施脂粉,果然是一個十分十分樸素的女孩。

(作者:沈珮君)
(聯合報 副刊 2008-04-06)

weard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