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0-10-31) < 來源:蘋果日報 >

------
* 相關評論:
< 支持白玫瑰運動! 並為法官講些公道話 >
------


不滿法官輕判性侵幼童案,由民間發起的「白玫瑰運動」,繼上月25日在凱道舉行萬人集會後,昨於北中南發起連署推動「台灣版梅根法案」,要求比照美國修法,上網公布性侵犯的個人資料,短短6個半小時獲7萬多人連署。該運動發起人之一的楊欣怡宣布,下月20日將重返凱道,並將連署書送到內政部、法務部及立法院,要求盡速修法,否則將發動公投。「梅根法案」(Megan’s Law)源自1994年,美國一位名叫梅根的7歲女童被有性侵害前科的罪犯姦殺,引發社會譁然,2年後美國總統柯林頓簽署梅根法案,規定執法單位須將性侵兒童前科犯照片等個資在網路上公開,方便大眾查詢及採取保護措施。


盼公開惡狼個資

楊欣怡痛批,白玫瑰運動於上月上街頭,要求淘汰不適任法官,但政府回應令人失望,因此昨發起連署修法運動,要求訂定台灣版梅根法案,除公開性侵犯個資外,還要求增訂重複犯案3次者應判處無期徒刑或死刑,且不得假釋。
參與連署的北巿民眾邱義鈞說:「做錯事就該重判,才能保護下一代。」高雄巿19歲女學生劉乃瑄說:「性侵害犯應公布,避免無辜的人受害。」台中巿民眾陳小姐說:「希望可促進司法改革。」
內政部兒童局長張秀鴛昨說,將性侵犯個資強制上網是否衍生人權疑慮,須正反兩面思考;法務部政務次長陳守煌說會審慎研究。立委楊麗環說,立院已提案修法,要求開放民眾查詢性侵兒童者個資,全案已交司法委員會審查,該委員會召委呂學樟說,會盡快排入議程完成修法。

weard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8/17\聯合報\副刊】

今村昌平導演雙手捧著一罈加飯酒,對著嘴喝了一大口,然後把酒罈子傳給身旁的奧地利導演,他也舉罈仰頭灌上一記,再順序傳下去。十多位來自各國的導演,席地而坐,圍成一圈飲酒作樂。今村先生說了句笑話,透過日語翻譯員告訴我中文,我再譯成英文:「等這罈子酒喝完了,你們就該送我上山頂了吧!」全體才哄然地笑起來。

weard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本文譯自美國《布魯克林法律評論》2002年春季第67卷。

(作者:約阿希姆‧赫爾曼)

【作者介绍】德國奧格斯堡大學法學院教授;德國弗萊堡大學法學博士;杜蘭大學法學碩士;日本東京早稻田大學客座法學教授。本文由作者於東京慶應大學和美國布魯克林法學院發表的演說整理而來。


前言
  
  法國著名作家、哲學家阿爾伯特•加繆1957年發表《斷頭臺的反思》一文,講述他父親的一則故事。加繆雖沒有見過父親,但這則軼聞不但使他瞭解了父親,而且痛感死刑的荒誕性。文章要義如下: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不久,在阿爾及爾發生一起聳人聽聞的案件:一個村民的全家包括父母和孩童全部被人殘忍地殺死,財物也全部被擄走。兇手也是一個村民,被阿爾及爾法庭判處死刑。人們說,即使把這個惡魔斬首,也太輕饒地了。加繆的父親也這樣認為,並為那些被殺害的幼小孩童深深痛惜。因此,他平生裏第一次決定去親睹處決兇手的現場。他半夜起來與眾人一道步行,穿越整個城市來到法場,觀看淩晨對兇手的處決。
  之後,父親匆忙趕回家,面色十分難看,沒有表達其感想,就默默地躺到床上,又哇哇嘔吐起來。原來,在令人眩目的所謂公平、正義的豪言壯語背後,他發現了令人作嘔的真實。那些被害的孩子們的身影早已消失殆盡,而兇犯被放到斬板上時軀體劇烈顫慄、抖動不已的情景卻反復映現。

weard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母親生前掙扎說出的最後一句話是「謝謝」。但是在她走後,這個「謝」字卻像是一塊不斷長大的石頭,重重的壓在心頭。

今天,也是她走後第四天,我決定坐下來寫這篇短文。因為唯有這麼做,我才能為父母親在臨終時所受的苦,找到一絲意義;也唯有這麼做,我才能面對母親臨終的那句「謝謝」。

我以這篇文章,祝禱所有我的親人、朋友、所有善良的人永遠不會經歷我、以及我父母所經歷的苦痛。

*** *** *** *** *** ***

和大多數人相比較,母親的最後一程已經不算「辛苦」。她在三年多前中風之後一直臥床,但神智清楚。四月十七號似乎吃壞了腸胃,開始嘔吐以致滴水不能進;第二天晚上出現休克現象,緊急送醫之後診斷「消化道出血」、「脫水」、「腎衰竭」,血壓脈搏微弱,醫院發出病危通知。經過搶救,情況居然轉好,原先的問題一一解決,但是肺部卻開始積痰、積水,並出現肺炎徵兆,最後母親在四月二十九日停止呼吸。

母親走後,她和我的煎熬都告一段落。這裡我必須要說的,是生、老、病、死原為人生所必經,但貴為「現代人」,醫療延續了生命、卻也拖延了死亡、從而拖延了我們所承受的痛苦。自從母親進了醫院,我就開始和醫藥科學、以及醫療與保險體制展開一段艱難的合作與對抗關係。完全沒有醫療訓練的我,必須在救治與保護母親之間拿捏分寸;不論因為我想減少她的痛苦而延誤了醫療、或因為我想要她康復卻使她受盡折磨而去,我都會墮入無法原諒自己的深淵。

而我是唯一被迫去拿捏這種「分寸」的病人家屬嗎?

weard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網路追追追>有特別追查,後來發現以下這批照片是假的。



Gen.6:4 (創世紀 6:4)
"There were giants in the land in those days..."

Numbers 13:33 (民數記 13:33)
"There we saw the GIANTS (the descendants of Anak 亞衲族 came from the GIANTS); and we were like grasshoppers in our own sight, and so we were in their sight."



weard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來源:信望愛論壇

■ 身經三種政權

前些日子,我到清大圖書館的展覽室看展覽,展覽品全是有關1949年政府遷台的文件,進門就可以看到一封蔣中正先生寫給湯恩伯將軍的信,我覺得這封信好有 趣,我的學生們卻沒有一個知道湯恩伯是何許人也。可是當我事後告訴他們我如何知道湯恩伯的,他們卻又對我的童年往事極有興趣。

wearde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